夜羽之森

壹拾陸、 喪禮


  在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,燄媓倒是睡的很沉,彷彿外面的事都與他無關,但是,這倒讓雙親有些擔憂。
  所幸,再請來大夫看過後,被告知─只是因為一時的脫力而暫時昏睡,等恢復後就會醒來了。
  「燄呢?」
  「還在睡。」夜璃揉揉太陽穴,顯得有些疲憊,畢竟這些天,都是夜璃在照顧燄媓的。
  「事情怎樣了?」夜璃打了個哈欠,問。
  「快結束了」赤璉看了夜璃一眼,說:「你先去睡一下吧,晚一點在換班,反正外頭也沒事了。」
  「恩」夜璃應了一聲,便走回房間補眠。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壹拾伍、 結束之後


  那場雨一連下了一個禮拜,這期間聚集起來的族人散去了,回到原本的村子,重建自己的家園。
  然後,緋妍把自己所聽到的事情,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訴赤璉、夜璃和熾翡等人。
  夜璃知道之後,臉色一暗,殺氣竄出,反射性就往門外走去,一副就是去尋仇的樣子。
  赤璉在得知造成自己的孩子離去的主因後,第一個反應就是阻止,氣得想去找某人算帳的夜璃。
  族長和族長夫人陷入沉思狀態,而熾翡則是被緋妍所說的事所打擊,陷入逃避現實的石化狀態。
  「咳,夜璃冷靜點」回過神的族長喊住了夜璃,然後轉頭對緋妍說:「孩子,去把朱鳳帶來,先把事情問清楚,再發火也不遲。」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壹拾肆、 落幕


  因為擔心孩子,而加速趕回來的赤璉和夜璃夫婦,被火焰擋在村子外面進不去。
  「這是……?」
  夜璃伸出手碰觸火焰,然後看了一下四周。
  「這是燄的火焰,我想……大概整個村子都被圍起來了。」
  「可是,燄的火焰不是黑色的……」
  「不管怎麼樣,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。」夜璃打斷赤璉的話後,兩人陷入沉默。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壹拾參、 暴走


  圍繞在燄媓周圍的火舌,因為燄媓的情緒起伏,溫度逐漸升高,雖然對他來說沒有差別,但是髮帶終究奈不過高溫,而斷裂化為灰燼了。
  燄媓沒注意到頭髮散了,只是輕輕地讓墨琰躺到地上,低著頭看著,髮絲遮著臉龐,看不出他的表情。
  離墨琰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緋妍在這時,終於趕到他們所在的位置了。
  「這、這是……」緋妍突然停下腳步,詫異地望向四周。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壹拾貳、 死別


  墨琰靠在燄媓身上喘著氣,聽著燄媓慌張的聲音,同時也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。
  「……不要慌,聽我說,燄」墨琰跟燄媓頭靠頭,要燄媓看著自己。
  「可是……傷……」燄媓手忙腳亂地幫墨琰止血。
  「不要慌……聽我說」墨琰抓住燄媓的手,吃力地說:「對不起……我沒辦法實現……跟你的約定了。」
  「不要!不是說好了嘛!」
  「對不起……」墨琰苦笑,鬆手,稍稍推開燄媓,一隻手沾著鮮血碰觸著燄媓的額頭「對不起……沒辦法保護妳了,但……」
  「我……*願意把我的力量給你,用我的力量來……保護你……」墨琰用血在燄媓的額頭上畫的一個符號,做完這一切之後,整個人彷彿失去力氣般地往前倒在燄媓身上。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| 主頁 |下一頁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