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式神召來

  對於式神,風翼覺得有些苦惱,雖然課堂上師父講的都懂,以前也常看母親使用,但是,知道歸知道,自己來時,卻弄不出來。
  「吶,要不要去問問白琥哥?」夜月提出建議。
  「白琥哥現在應該在杏林那邊。」

繼續閲讀
狐來庠序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儲物空間


  上完課,風翼找到自己的傳送陣,回到家。
  「歡迎回來~」夜月湊上前,好奇對方今天學了甚麼。
  風翼笑而不答,然後就回去自己的房間,雖然沒多久又出來了,但這讓夜月十分好奇。
  「今天上了甚麼?」
  「儲物空間」風翼一邊走一邊回答。
  「所以又有作業了?難怪你會到這裡。」夜月指了指兩間掛著門牌的房間。

繼續閲讀
狐來庠序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
  下了課,風翼避開狐群,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,開始研究傳送陣法。
  「自己的印記阿……」看著筆記上的附註,風翼陷入沉思。
  風翼翻了翻背袋,找到了以前使用過的卷軸,展開來,找到了小時候畫的,有點歪歪扭扭的符號。
  「我記得這是我名字裡的『翼』,不過……」風翼看著小時候的鬼畫符,有點汗顏「好醜……」

繼續閲讀
狐來庠序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壹拾參、 暴走


  圍繞在燄媓周圍的火舌,因為燄媓的情緒起伏,溫度逐漸升高,雖然對他來說沒有差別,但是髮帶終究奈不過高溫,而斷裂化為灰燼了。
  燄媓沒注意到頭髮散了,只是輕輕地讓墨琰躺到地上,低著頭看著,髮絲遮著臉龐,看不出他的表情。
  離墨琰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緋妍在這時,終於趕到他們所在的位置了。
  「這、這是……」緋妍突然停下腳步,詫異地望向四周。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壹拾貳、 死別


  墨琰靠在燄媓身上喘著氣,聽著燄媓慌張的聲音,同時也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。
  「……不要慌,聽我說,燄」墨琰跟燄媓頭靠頭,要燄媓看著自己。
  「可是……傷……」燄媓手忙腳亂地幫墨琰止血。
  「不要慌……聽我說」墨琰抓住燄媓的手,吃力地說:「對不起……我沒辦法實現……跟你的約定了。」
  「不要!不是說好了嘛!」
  「對不起……」墨琰苦笑,鬆手,稍稍推開燄媓,一隻手沾著鮮血碰觸著燄媓的額頭「對不起……沒辦法保護妳了,但……」
  「我……*願意把我的力量給你,用我的力量來……保護你……」墨琰用血在燄媓的額頭上畫的一個符號,做完這一切之後,整個人彷彿失去力氣般地往前倒在燄媓身上。

繼續閲讀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