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貳、 爭執


  原本該是寧靜無事的一天,卻被瓷器的破碎聲給打破。
  「是誰打破的?」今天輪到要顧小孩的珠鳳臉色非常難看,因為打破的是自己婆婆喜歡的瓷瓶,而且剛好在自己不注意時,被打破的。
  幾個孩子你看我我看你,沒人敢出聲承認,氣氛僵到不行。
  珠鳳瞇著眼睛,看了幾次人,發現似乎少了幾個人。
  「其他人呢?」
  聽到這句話,有的說誰誰誰在樹上看書,又有的說誰誰誰和誰誰誰在涼亭不知道在幹麻……
  「停!」聽到頭有點昏,珠鳳馬上喊停,立刻要人把不在這的人都叫來。
  於是,所有人立刻去找所有不在的人,生怕慢了,就會掃到颱風尾。


  沒多久,人全到了。
  「說,到底是誰打破的?」珠鳳冷著一張臉問。
  所有人都沉默不語,過了半晌,當珠鳳在也耐不住性子的時候,才有人吞吞吐吐的隨便指了一個人了事。
  「不是我!」
  「嘖!不然你說是誰打破的!」雖然是問句,但從珠鳳嘴裡說出來,反而覺得她認定是燄媓做的。
  「不是她做的,燄剛剛還在跟我下棋,不會去打破花瓶的!」墨琰出聲抗議對方莫須有的指控。
  「你騙誰阿。」
  「我剛剛明明就看到她從裡面,慌慌張張的跑出來。」
  因為珠鳳強硬的態度,讓其他孩子紛紛開始落井下石,一時之間,事情在不知不覺中越鬧越大。

  老夫人因為聽到吵鬧聲,而過來瞧瞧發生甚麼事。
  「怎麼了?在吵甚麼?」一個聲音插入,聲音透著威嚴,瞬間讓所有人馬上閉嘴。
  「ㄇ、媽……」朱鳳有點緊張到說不出話來。
  「……」對方只是冷冷的撇了一眼,視線就落到孩子們身上,然後看到燄媓和墨琰那邊「怎麼哭了?」
  「這……」
  「我沒問你」老夫人淡淡的看了珠鳳一眼,招手要墨琰他們過來。
  「跟奶奶說,怎麼哭了?」老夫人和藹的摸摸燄媓的頭。
  燄媓沒說話,只是抱著奶奶,躲在她的懷裡,甚麼也不肯說,至於墨琰,只說了一句「燄才沒有闖禍」之後,就不肯再開口說些甚麼了。
  雖然兩個人啥都不說,看看現場的情況,比對一下以前發生過的事,老夫人無聲了嘆了口氣。
  怎麼說呢?雖然自身對異族也很感冒,好歹這兩個孩子也是同宗族的,何必排斥?怎麼說都是自己的血脈阿……
  「這孩子剛剛來跟我借棋,說要下棋」老夫人看向其他人「是在她出來前打破的,還是出來後?」
  「呃……是出來後。」
  「那不就知道不是燄媓做的嘛,好了,墨琰去把棋子收一收,和燄媓來陪奶奶聊天」在老夫人走之前,語氣溫和的對珠鳳說:「碎片收拾好,找出闖禍的人後,帶來找我。」

  這之後,當然找到真正到肇事者,但是經過這次的事件,卻也讓燄媓和墨琰處境變的有點尷尬。
  族裡不喜歡混血兒,但因為同宗,所以還勉強接受,可是就屬少部分的人,如珠鳳,非常排斥,時常縱容其他孩子欺負墨琰他們。
  漸漸的,墨琰和燄媓常常待在一起,互相依靠,把心封閉起來,把想要有玩伴、朋友的念頭壓下來,深深的藏在心裡,不去想,就不會期待,也不會受到傷害。
  疼愛燄媓他們的長輩看在眼裡,覺得心疼,小小年紀就被迫提早長大,提早知道了世間冷暖,嘗盡了冷嘲熱諷,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傷害。












碎碎念
阿...
開始虐女兒和兒子了
我還是包袱款款 逃命去好了(光速逃
省的被女兒幹掉

題目:小說 - 部落格分类:其他話題
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番外 故事開始之前 | 主頁 | 壹、 童年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