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番外 故事開始之前


  族長有個煩惱,就是他那性子淡薄的小兒子。
  雖然除了他之外,是還有*一男一女,可是,一個已成家,一個年紀尚幼,無須擔心,就是他家的小兒子,都多大了,還孤身一個!
  「赤璉阿,你甚麼時候要娶媳婦啊?」每當族長開口詢問。
  「晚一點吧……沒有中意的對象。」赤璉總是這樣回答。


  不過,總會有人好奇,族長的二兒子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是單身?
  身家背景就不用說了,都是族長的兒子了,難不成還有更高的?長相嘛,偏中性,不過因為個性冷淡,相加下來的效果,倒是煞到了不少女性,既然這樣還單身?只能說桃花開的時候未到,雖然他本人已經招惹了不少桃花。

  但是,在某次赤璉和緋妍旅行回來之後,所有人都發現赤璉好像有點不一樣了。
  「嗯?二哥戀愛了啦」被詢問的緋妍輕鬆的回答,手上還一邊整理行李「是說……大哥,你問這幹嘛啊?」
  「咳……是爸媽在問啦!」灼琰尷尬的別過頭。
  「那幫我跟他們說別期望太高……」
  「诶?等等,這甚麼意思?」
  「秘密,我答應二哥要保密的。」
  之後,不管家人在怎麼詢問,緋妍不講就是不講,雖然說去問本人說不定比較快,可是,後者*根本就是個悶油瓶,瓶口卡的死緊,根本撬不開。
  連過數日,每當空閒時,赤璉偶爾會消失到傍晚,才喜孜孜的回來,雖然他的臉還是一樣,沒有任何表情。
  不過,倒追赤璉的女孩子到是好奇了,總會猜測,到底是誰能夠讓族長家的么子動心?
  好奇歸好奇,猜測歸猜測,*沒人有那個膽量去問本人真正的狀況。


  在赤璉跟那位神祕的女友交往數年後,突然開始研究起園藝,整天沒事就擺弄花草,偶而還捧著種出來的花,出去跟女友約會。
  搗鼓了一、兩年,當赤璉捧著「熱水」澆花,而旁人驚慌的時候……
  「幹嘛啊?這花又不怕熱……」因為培育成功,而心情很好的赤璉難得開金口解釋,被他澆過的花,沒被水燙死倒是長的更茂盛了。

  這幾年期間,家裡上至族長,下至么妹,都在問赤璉交往這麼久了,甚麼時候才要訂下來?
  至於對象,雖然好奇是誰,但是赤璉都單身這麼久了,家裡的人都覺得只要他肯結婚,就算對象是男的都無所謂!
  磨磨蹭蹭又過了幾個月……
  「爸,我跟她決定要結婚了」赤璉單獨和族長待在書房,告知他的好事。
  「她……答應我的求婚了」赤璉說完,臉上有點紅紅的,不知道是害羞還是其他甚麼。
  族長剛聽到時,呆愣了一下,連手上的東西掉了,都沒發現,過了一會,才猛然回神。
  「當、當真?」
  「恩」
  「那什、什麼時候把人帶回來給我們瞧瞧?」族長興奮到連講話都結巴了。
  「這兩天。」
  然後……還有甚麼然後,族長樂的不顧形象的衝出去,散播消息去了,留下赤璉,呆呆的看著自家老爸的位子好一會,才走出書房,轉去照顧他種的花花草草。

  事後,在全家人見過了那位後,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,因為未來的媳婦/嫂嫂/弟妹是位女性,而且還*同宗,大家在高興之餘,也興致勃勃的開始準備婚禮事宜。
  不過,卻有人不太高興,對赤璉的對象頗有微詞,不慎滿意,但是卻因為多數人的贊同,而被忽略了。












碎碎念+註解

*赤璉在家中排行第二,上面有一個哥哥─灼琰,下有一個妹妹緋妍
*借用盜筆的形容,我實在想不到有甚麼詞,可以套在結婚前的赤璉身上
*除了問不出來,問煩了,還會跑出低氣壓和...些微的殺氣(?),溫度會瞬間降到冰點
*未婚妻夜璃(雖然沒打出名字)是地獄黑鳳凰,赤璉是火鳳凰,所以是同樣都是鳳凰,只不過是不同分支


有人想看他們的愛情故事嗎?(誤


題目:小說 - 部落格分类:其他話題
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番外 故事開始之前─伴侶 | 主頁 | 貳、 爭執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