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捌、 分開的日子


  外面的世界煙硝四起,各大陸上紛爭不斷,接連戰亂下,出現許多趁亂打劫的盜賊、傭兵,像是一群貪婪的豺狼,燒殺擄掠,被盯上的村落城鎮全被破壞殆盡。
  戰爭逐漸擴大,幾乎所有人都被捲入其中,現在掠奪的魔爪伸向了隱居已久的*鳳凰族,打破了他們安穩寧靜的生活。


  火鳳凰的居住地,所有的孩子們還是過的跟之前一樣,唯一的不同就是─上課的時間減短了,和被所有大人告誡「禁止離開村子」而已。

  可是對燄媓和墨琰來說,這是相當大的變化,由於不能出門,上完課做完作業,剩下的時間對他們來說相當漫長。
  即便他們……拖慢了寫作業和念書的時間,但是剩餘的時間,依舊無聊的令人發慌。

  為了避免被人打擾,墨琰和燄媓窩在家裡最老最高的樹上面,這是家中少數幾個可以躲藏不被人發現的地方,雖然父母和祖父都各知道一、兩個。
  「不知道嵐現在在幹麻……」
  「可能在睡覺吧」墨琰聳聳肩,移動了棋子「換你了。」
  「哥」燄媓盯著棋盤,思考下一步地走向。
  「嗯?」
  「等等下完棋要做啥?」燄媓挪了一枚棋子後,問。
  「恩,去活動一下吧。」
  兩人結束棋局之後,悄悄地爬下樹,回到住所的庭院,認真地用練武來打發空閒的時間。

  隨著時間過去,村子裡的氣氛越來越沉重,以往熱鬧的街道不再,街上的守衛明顯變多了,許多人沉著臉匆匆外出,卻隔了許久,才帶著一身傷或是塵土歸來。
  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族長家中,原本熱鬧的家變得安靜,所有在走廊上走動的人,無一不是神情凝重、匆忙的,而*家中掌權的三位男性,一聽到風聲,便沒日沒夜地窩在書房。
  以往整齊、乾淨的書房,現在堆滿了卷宗和紙張,到處散落了一些紙團、便條,甚至有一幅地圖橫跨在一堆雜物上。
  「……」夜璃無言地看著亂七八糟的書房,清了個位置放下托盤。
  夜璃悄悄的、在不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,熟練地整理起亂成一團的書房,抖開毯子,輕輕地蓋在累到睡著的赤璉身上。
  「唔,是你啊……」
  「抱歉,大哥」夜璃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「我吵到你了嗎?」
  「沒有」熾翡揉了柔太陽穴,翻了一下旁邊的東西,說:「可以幫我找一下昨天傳回來的資料嗎?」
  「在這。」夜璃從旁邊整理好的一疊報告中,拿起上面的那份交給 。
  「謝啦。」熾翡打了個哈欠,拿起杯子喝了口濃茶,打起精神,繼續看報告。
  「不休息一下?」
  「事關族人的安危……」聽到夜璃的話,埋在紙山中的族長嘟噥了一聲。
  「別太勉強自己,爸。」夜璃把族長桌上的冷茶換成熱的之後,收拾完書房,才拿著杯子、餐盤等東西離開。


  雖然佈下士兵封鎖,但是火鳳的其中一個外圍聚落,還是被捲進紛爭中,雖然打退了入侵者,但是族長卻決定撤離所有外圍村子的族人。
  「家沒了,可以在重建,生命沒了,就無法回來了。」族長在下令的時,同時拋出了這句話。
  撤離了所有人之後,剩下無人居住的村莊,宛如廢墟,空蕩蕩的,一點東西都沒有。

  安頓好遷移過來的族人之後,族長分配了工作之後,便召集各村的村長和長老開會。
  到了這個時候,學校基本上都停止上課了,年紀較大的孩子主動幫忙大人做一些簡單的事物。
  至於年紀小的……
  安分一點的,都乖乖聽從大人的吩咐,不吵也不鬧,頑皮一點的,頂多就是鬧鬧那些乖寶寶,不過,總是會有那種個性比較惡質的,會欺負人和惡作劇。
  墨琰和燄媓很倒楣的,就成了被欺負的對象,而且最倒楣的是─還沒辦法告狀!
  被欺負一、兩次後,學聰明的他們,開始避開那些人,不是躲在他們找不到的地方,就待在他們看的到卻到不了的地方。
  有些時候,就乾脆狠狠地教訓他們一次,但是,這卻不能常做,也不能讓他們的父母知道,不然到時又是麻煩一場。










碎碎念

*鳳凰族在戰爭開始之前,就開始隱藏自己的蹤跡,原因在於鳳凰身上有太多讓人覬覦的東西,從頭到腳都包含在內。

*族長是赤璉和熾翡的老爸,熾翡是下任的族長,但目前因為老爸還沒退休,所以跟赤璉一起幫忙族長處理族裡的大小事。


想了很久還是決定給燄媓的叔叔娶了一個名字.......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玖、 麻煩?煩腦? | 主頁 | 柒、 暴風雨前的寧靜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