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壹拾貳、 死別


  墨琰靠在燄媓身上喘著氣,聽著燄媓慌張的聲音,同時也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。
  「……不要慌,聽我說,燄」墨琰跟燄媓頭靠頭,要燄媓看著自己。
  「可是……傷……」燄媓手忙腳亂地幫墨琰止血。
  「不要慌……聽我說」墨琰抓住燄媓的手,吃力地說:「對不起……我沒辦法實現……跟你的約定了。」
  「不要!不是說好了嘛!」
  「對不起……」墨琰苦笑,鬆手,稍稍推開燄媓,一隻手沾著鮮血碰觸著燄媓的額頭「對不起……沒辦法保護妳了,但……」
  「我……*願意把我的力量給你,用我的力量來……保護你……」墨琰用血在燄媓的額頭上畫的一個符號,做完這一切之後,整個人彷彿失去力氣般地往前倒在燄媓身上。

  「不要!我不要!」燄媓忘了自己身在何處,不顧一切地施展自己所知的治療的法術。
  「我不要你的力量!我……我只想要你一直陪著我!不管發生甚麼事都、都要一直在一起!」隨著燄媓的哭喊,兩人的周遭迸出火焰,將兩人裹在其中。

  溫暖的火焰成為了他們抵禦敵人的屏障,但是卻*無法讓墨琰的傷痕癒合。
  墨琰一直道歉,為自己無法遵守約定道歉,也為自己無法保護燄媓道歉,但隨著時間過去,他的聲音逐漸轉弱。
  「哥!醒醒!不能睡!」燄媓搖著墨琰。
  「燄……我好累,讓我睡一會吧……」墨琰靠在燄媓的肩膀上,雙眼逐漸闔上。
  「不行!」燄媓搖著墨琰,試圖叫醒他。
  「   」但是墨琰在燄媓耳邊留下一句話之後,頭就垂落在燄媓肩上,身體也往旁邊倒下。
  「哥?」燄媓愣愣地看著墨琰倒下,然後才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。
  「不─!」瞬間,燄媓的精神崩潰了。


  同一時間,在戰場上的夜璃無預警地停下了動作,並回頭往村子的方向看去。
  「燄?」
  赤璉看到夜璃無故停下動作,便迅速解決眼前的敵人,往他那邊趕去。
  「夜,發生甚麼事了?」赤璉一刀解決了準備偷襲夜璃的人之後,擔心的問。
  「燄……」
  「呃……甚麼?」赤璉一邊應付衝過來的敵人,一邊分神回答。
  「燄在哭……」
  「你說甚麼!」聽到這句話,赤璉隨手一揮,火焰憑空出現,形成了屏障,圍住兩人。
  夜璃默默的看了赤璉一眼,伸手握住對方的手,在耳邊說了幾句話,赤璉皺著眉聽完夜璃的話,臉色頓時變得很差。
  「我好擔心他們……」夜璃低語。
  「那就速戰速決吧!」赤璉攬著夜璃的肩,抬手往天空發出一枚火球「準備清場吧。」
  「恩」夜璃閉上眼睛,開始準備大型術法,準備一次清場。

  隨著咒文的吟詠,以夜璃腳下為中心,浮現出一個法陣,且逐漸向外擴張,空氣中瀰漫著詭異的氣息。
  鳳凰族的人在看到訊號之後,立刻聚集起來,合力張開防禦性結界,以抵擋接下來術法的衝擊。
  至於敵人,有一些人仍奮力攻擊赤璉張開的屏障,一些膽子比較小的卻開始逐漸向後退,準備開溜。
  在咒文結束的瞬間,以夜璃和赤璉兩人為中心,往外爆出黑色和赤紅的火焰,將方圓五里全都夷為平地,但是法術的效果並沒有侷限在這範圍內。
  當兩人將火焰收掉之後,除了被夷為平地的部分外,由近到遠,都能看到焦黑的屍體或是灰燼。
  雖然在術法結束之後,殘留的餘溫仍然不低,但是這對火鳳凰來說不算甚麼,一群人在打掃戰場時,夜璃和赤璉則在旁邊休息喘口氣,畢竟剛剛的法術對兩人來說,負擔也不小。
  當赤璉和夜璃覺得倦怠感消退之後,心急的他們立刻往村子跑去,也顧不得其他人還在清理戰場,或能不能跟上,就一直往前跑,把其他人甩在身後。


















碎碎念

*之前說過雙胞胎的事(忘了的人請去看楔子),通常平安出身的雙胞胎都會分別繼承父母各自的力量,如果出生前就有一個夭折的,那他的力量會直接轉移,並沉睡在還活著的那個身上。然後,墨琰因為童年因素,所以翻過的書比同齡的還多,所以有看到關於火鳳雙生子的文獻,知道如何轉移力量,這前提是要在瀕死的情況下才能使用。

*兩人的種族是火鳳凰,一般來說火焰能夠幫助其傷口癒合,但只限輕傷和皮肉傷,墨琰的傷口太深了,所以只能緩和,無法癒合。


大家猜猜看到底墨琰對燄媓說了甚麼吧~
我要先去避難了(逃((被燄媓追殺中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壹拾參、 暴走 | 主頁 | 壹拾壹、傷害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