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壹拾參、 暴走


  圍繞在燄媓周圍的火舌,因為燄媓的情緒起伏,溫度逐漸升高,雖然對他來說沒有差別,但是髮帶終究奈不過高溫,而斷裂化為灰燼了。
  燄媓沒注意到頭髮散了,只是輕輕地讓墨琰躺到地上,低著頭看著,髮絲遮著臉龐,看不出他的表情。
  離墨琰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緋妍在這時,終於趕到他們所在的位置了。
  「這、這是……」緋妍突然停下腳步,詫異地望向四周。


  緋妍在一靠近的時候,就發現不太尋常,但……這也太誇張了。
  空氣中瀰漫著哀傷、痛苦的氣息,沉重的令人幾乎承受不了,但在之中還帶有……一絲殺氣?
  『……不要動……』
  因為查覺到殺氣,緋妍下意識擺出攻擊的姿態,但因為一句話而作罷。
  「燄?」緋妍看向燄媓,站在原地沒動,看著火焰蔓延過來,圍成一個圈,將自己框在裡面。
  在緋妍摸不著頭緒時,燄媓那邊開始動作了。

  燄媓將戴在手上的手鍊脫下,用此為媒介,喃喃念了幾句後,手鍊發出微光,然後,燄媓將手鍊放到墨琰的手上,讓他握著。
  之後,燄媓站起來,離開墨琰旁邊,而當初包圍兩人火焰,依舊壟罩在墨琰身上。
  「你想幹嘛!」因為火焰的高溫,敵人不得不退後幾步。
  燄媓低著頭,站在敵人面前,沒有回答,只是任憑火舌纏繞自己。
  「……無法原諒」
  因為對火焰無可奈何,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,敵人直接吵了起來,開始所謂的窩裡反。
  在敵人爭吵時,燄媓緩緩抬起頭,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人,而空氣中的殺氣逐漸在增強。
  當爭吵的人發現不對時,回頭一看,直接對上燄媓無神的雙眼,以及冷若冰霜的臉孔。
  「為什麼……」
  「為什麼要闖入我們的家鄉?」隨著一字一句,燄媓開始緩慢的向前走,讓前方的敵人緊張的一直後退。
  畢竟高溫甚麼的,可不是鬧著玩的,一碰到,燙傷還算小事,要是直接被燒死了,那還真的是划不來。

  「嗤,這種事還要問?」
  因為燄媓的提問,原本感到恐懼的敵人,一掃之前萎靡的神情,開始囂張的耀武揚威。
  不過,他們並沒有回答燄媓的問題,雖然*燄媓大概也沒指望他們回答。
  「……為什麼……」燄媓彷彿沒聽見敵人的喧囂聲,一直喃喃的重複同樣的話,也逐漸靠近那群人。
  「燄!危險啊!」緋妍在火圈裡,著急地大喊,要燄媓別靠過去。
  在燄媓走到距離敵人只有百步的距離時,突然人就消失了。
  「靠!那小鬼跑哪去了!」在敵人東張西望,試圖把人找出來時……
  「阿─!」人群中傳出慘叫。
  所有人立刻散開,緊張的看向慘叫的方向。
  「你們……是你們害哥哥受傷……」燄媓的手沾染了鮮血,不難想像,剛剛她徒手刺穿敵人的景象,而受害者在燄媓腳邊哀號,增加了整個畫面的恐怖感。
  「……不能原諒……傷害墨的代價,就用你們的生命來償還!」燄媓話語剛落,火焰立刻竄出,並往外擴大。
  而在燄媓附近的傷者,還來不及出聲,就灰飛煙滅的,由此可知火焰的溫度之高。
  這時,原本囂張的敵人也膽怯了,已有不少人開始潰逃,但事情卻遠遠超乎他們的想像。


  面對驚慌失措的敵人,燄媓冷冷地看著他們四處逃竄,然後一揮手,驅使火焰向外蔓延,將敵人一個不漏地圍在火圈裡面。
  在燄媓做這些事的時候,他的外表開始緩慢的出現變化,原本艷紅的頭髮,開始一點一滴地染上墨黑。
  而隨著髮色加深,周遭的火焰也開始出現變化,除了原有的赤紅火焰外,還多了*黑色的火焰,兩種火焰互相交纏,往外竄燒,開始吞噬那些動作慢的敵人。
  霎時間,慘叫聲不絕於耳。
  雖然,敵人也想過直接穿過火牆,但是嘗試這麼做的人,在穿越火牆之後,卻無法撲滅自己身上的黑色火焰,而被燒成灰燼。
  有人試著攻擊燄媓,但自己的手反而燙傷起水泡,武器也被高溫熔成一塊鐵疙瘩。
  接下來,就只是單方面的屠殺,黑化的燄媓毫不留情的趕盡殺絕,而敵人,在面對高溫和燄媓*拚死的攻擊下,毫無反抗之力。
  這時,灰濛濛的天空飄起雨絲,落在燄媓身上,落在高溫的土地上,瞬間蒸發為水氣,瀰漫的空中。
  「雨……」這時候戰鬥也結束了,燄媓沒有其他動作,只是仰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,淋著雨,就像落淚一樣,任憑雨水滑落臉頰。















碎碎念

*燄媓崩潰之後,理智甚麼的並不存在喔~基本上都是本能反應,所以沒有想到後面會怎樣
*黑色火焰=冥燄
*燄媓以傷換傷,所以是拚死沒錯


恩,我家女兒生氣果然很恐怖....
後面暴走應該就沒那麼誇張了(欸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無標題 | 主頁 | 壹拾貳、 死別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