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式神召來

  對於式神,風翼覺得有些苦惱,雖然課堂上師父講的都懂,以前也常看母親使用,但是,知道歸知道,自己來時,卻弄不出來。
  「吶,要不要去問問白琥哥?」夜月提出建議。
  「白琥哥現在應該在杏林那邊。」


  於是,風翼在無法可想的情況下,只好聽從夜月的意見。
  「白琥哥!」由於不知道確切位置,風翼一邊在杏林裡大喊,一邊走。
  「白琥哥,聽到就回……啊!」喊到一半,風翼覺得衣領一緊,整個人就猛地被往上提了。
  「呦,小子」白琥拎著風翼,看著對方「找我有事?」
  「恩」風翼點點頭,然後有點遲疑地說:「那個……可以先把我放下來嗎?」
  「喔,那要站穩吶」白琥說完,把手移動到樹幹上方,鬆開抓住風翼後領的手。
  風翼站在樹幹上,整理了一下衣領,才坐下來,跟白琥大眼瞪小眼。
  「說吧,小子」白琥摸出煙管,開始吞雲吐霧「找我有事?」
  「白琥哥,當初……你怎麼成為我娘的式神的?」
  「……我說阿」白琥放下煙管,伸出手揉亂風翼的頭髮「怎麼突然對這是感興趣了啊?還有那不是式神,是契約召喚獸。」
  「阿,該不會跟那小妮子說的一樣,是那個……那個什麼學堂的作業吧!」白琥停止弄亂風翼頭髮的行為,恍然大悟的說。
  「恩」風翼點點頭,同時把弄亂的頭髮撥好。
  「嘖!既然這樣,就照你師傅說的做就好啦!」
  「可是……」
  「別想太多啦,當初我會跟你娘訂契約,是因為她救了我一命,後來我挺喜歡這種有家的感覺,不然當初我是打算報完恩,就閃人的。」白琥淡淡的說出當年的來龍去脈。
  「這我知道。」
  「這樣就別想太多,以你現在的程度,玩玩式紙還可以,要像你娘跟我這樣,還太早啦!」白琥用煙管輕敲風翼的頭一下。
  「你就是想太多,才會弄不出來的……」白琥一邊碎碎念,一邊指導風翼使用式紙。

  最後,風翼在白琥的指導下,順利的做出傳信用的式神,也成功將信息送出去給夜月,並收到對方的回覆。
  「等你熟練之後,可以考慮用木偶來當式神的材料,這樣比較耐用。」事後,白琥這麼告訴風翼,不過,那也是之後的事了。
狐來庠序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匿跡潛行 | 主頁 | 儲物空間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