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壹拾肆、 落幕


  因為擔心孩子,而加速趕回來的赤璉和夜璃夫婦,被火焰擋在村子外面進不去。
  「這是……?」
  夜璃伸出手碰觸火焰,然後看了一下四周。
  「這是燄的火焰,我想……大概整個村子都被圍起來了。」
  「可是,燄的火焰不是黑色的……」
  「不管怎麼樣,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。」夜璃打斷赤璉的話後,兩人陷入沉默。

  這時,原本被甩在後面的其他人,終於趕到了。
  「阿─!」
  「別靠近!」赤璉喝止了想衝進去的族人,然後看了夜璃一眼。
  夜璃緩緩走進火牆,伸手撫過,隨著她的動作,火焰開始聚集、纏繞在夜璃手上。
  「……」雖然不明顯,夜璃感受的到火焰所含的一點點燄媓的情緒。
  「走吧。」夜璃驅散了火牆之後,率先走進村子,一邊走,同時一邊收拾散落四處的火燄。
  「真是地獄一般的景象……」赤璉並肩走在夜璃旁邊,觀察著村子的情況。
  「緋妍!你怎麼在這裡!」
  「呃,這說來話長……」對於自家老爸的質問,緋妍有點尷尬,但在看見自家二哥時,急忙大喊:「二哥!燄他們……」
  「阿,我知道」赤璉往墨琰的方向走去「夜璃她……也知道」

  「燄」夜璃蹲下來,與燄媓視線平行,呼喚著她的小名。
  「……媽」直到夜璃握住燄媓的手,才恢復神智,髮色也開始緩慢地變回原本的紅色。
  「媽……我、我……哥他……」燄媓的聲音帶著哭腔,精神狀況極差。
  「我知道,我都知道」夜璃輕輕地擁抱燄媓,輕拍她的背,安撫她的情緒「沒事了,一切都結束了。」
  「真的?沒、沒有騙我?」燄媓靠著夜璃,怯生生地問。
  「恩,沒騙你,所以……」夜璃輕拍著燄媓的背,悄悄啟動法術「*好好休息吧,一切都會沒事的。」
  不知道是因為精疲力盡的關係,還是母親的安慰和術法起了作用,燄媓很快地在夜璃懷裡睡著了。
  在燄媓睡著的同時,四周的火焰也隨之消失,只留下墨琰那邊的。

  另一邊,赤璉在墨琰旁邊蹲下,查看了一下他的狀況後,便毫不猶豫地使用法術。
  啟動法術的同時,原本壟罩在墨琰身上的火焰,開始越縮越小,最後鑽入他的體內,因為這樣,傷口暫時癒合,不再滲出鮮血。
  赤璉小心地抱起墨琰,準備把人送去治療,畢竟是自己的兒子,說甚麼都不能放棄。
  「……爸……」因為*赤璉的法術的關係,墨琰吃力地睜開眼睛,無力地拉了拉赤璉的外袍。
  「墨,沒事了。」
  「燄呢……」
  「睡著了。」對於墨琰的問題,回答的人是剛好走過來的夜璃。
  「爸、媽……我……」
  「怎麼了嗎?累的話,就睡吧」透過術法的連結,赤璉深知墨琰的時間不多了。
  「可是……我、我好怕……」墨琰終究還是個孩子,即使明白事實,但面對死亡,依舊充滿恐懼。
  「別怕」夜璃輕聲安撫,同時跟赤璉交換了眼色。
  赤璉知道墨琰的狀況大概凶多吉少,饒是自己的力量在多,也無法無止盡的用在孩子身上,無能為力的收斂情緒,保持的像以往一樣。
  「別怕,我們在你身邊陪你的,就跟以前一樣。」夜璃隱藏自己的情緒,哄著墨琰,如同過去幾年,每天晚上哄著孩子入睡一樣。
  在赤璉和夜璃的陪伴下,墨琰不再害怕,閉上眼睛,沉沉的睡去,原本因為不安而抓住赤璉衣服的手也鬆開了。
  這時,夜璃的眼淚才落了下來,作為母親,她無法救自己孩子,只能讓孩子走得毫無痛苦。
  夜璃後悔自己的無能為力,為失去孩子而心痛。
  赤璉看在眼裡,甚麼也沒說,也無法說些甚麼安慰的話,只是伸出手攬著夜璃的肩膀,讓她靠著自己落淚。

  事情就在雨幕中結束了,即使事情結束了,也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以前那個寧靜的生活。










碎碎念

*法術的啟動句
*赤璉把拔用的法術可以暫時連結兩個人,連結對象受傷的話,可以用施術者的法力來拖延時間,有點像武俠小說內力續命

恩,虐完小的換大的
不過文大概也快寫完了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完全化人 | 主頁 | 匿跡潛行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