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療癒恢復


  瓏月著手將採來的藥草分類,並讓白琥把要曬過才能儲藏的藥草拿去曬,夜月和風翼在一邊幫忙把一部份的藥草紮成一束,疊在籮筐裡。
  這段期間,瓏月也教風翼他們辨識各種藥草,講解其用途。
  「法術雖然也有治療的,但是不能依賴」瓏月淡淡的表示「用法術治療雖然快,但一直使用,身體會對藥物開始陌生,所以能不用就不用。」
  「再說……法術也不是萬能的。」瓏月在說完後,又補了一句。


  風翼張開眼睛,從躺椅上坐起來。
  「夢到以前嗎……」風翼揉了揉眼睛,打了個哈欠,站起來就往外走。
  到了院子,毫無意外的,風翼看見夜月正在澆花,旁邊還跟著上次從課堂上領來的小雞。
  「翼,醒來啦?」注意到風翼出來,夜月放下灑水壺,轉身看著對方。
  「恩」風翼回答,停頓一下,又說:「出去一下。」
  「要去採藥嗎?順便幫我摘點野莓吧!我想煮果醬。」
  「好」
  風翼答應之後,轉身就去找出籃子,然後就出門去了。

  風翼採了一點常用的藥草後,往附近的水源區走去,沿路上,有看到野莓或藥草就會停下來採集,當到河邊時,背著的籃子已經半滿了。
  沿著河流走,沿路上依舊不時停下來採集,漸漸的水道逐漸變寬,河水注入到湖中。
  到了湖邊,風翼停了下來,卸下已經裝滿的籃子,展開傳送陣把東西送回家,又拿出魚簍和釣竿。
  風翼找了一處水深的地方開始垂釣,同時看著剛剛貼在魚簍上,夜月寫的紙條。


  時間轉眼過去了,風翼抬頭看看太陽的位置,慢吞吞的收線,把最後釣上的魚塞進魚簍,才收起釣竿,提著沉甸甸的魚簍,往回家的路走。
  但是,走到半路時,風翼遇到一條蛇的「偷襲」,雖然這並不太算是攻擊,因為對方都奄奄一息了,比較像是求救。
  「?」風翼起先被嚇了一跳,之後就仔細的察看了一下蛇(?)的狀況。
  風翼喚來水屬性,洗去了蛇身的血汙,然後看著上面梅花形的血洞,皺起眉頭,隨即展開法陣,用法術先大概治療一下。
  這時,頭上傳來拍翅聲。
 「小鬼,把那隻蛇交出來。」一隻大鳥停落在低處的枝椏上。
  「為什麼?」風翼抬頭問。
  「他是我的獵物。」
  「這樣啊……」風翼頓了一下,然後說:「抱歉,我沒辦法,畢竟他先向我『求救』了。」
  「因為這是我娘交給我的規矩。」
  「……敢問令堂是何人?」大鳥嘟噥了幾句風翼聽不到的話,又開口。
  「娘的名字是瓏月。」風翼一回答,就聽到對方嘖了一聲。
  「罷了,我可以放過那條蛇,但相對的,你要怎麼補償我的損失?」
  「那……」風翼放下魚簍,從裡面抓出一條頗大的黑鯇「這個可以嗎?」
  「還行。」語畢,便舉翅飛掠,輕而易舉地抓走風翼手上的魚,便頭也不回地飛走了。

  之後,風翼乾脆把魚簍傳回去,又拿了一個籃子和醫藥箱出來,把蛇身上的傷大略包紮了一下,才移到籃子裡安置。
  最後,風翼才提著籃子,迅速返家。
  『奇怪,是蛇的話,那頭上那個突出的東西是……?』風翼有點疑惑,但沒有仔細去想。
  回到家之後,風翼又幫對方重新包紮一次,才把蛇安置在空客房,讓他好好休息。
狐來庠序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草藥與丹藥 | 主頁 | 防禦結界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