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壹拾伍、 結束之後


  那場雨一連下了一個禮拜,這期間聚集起來的族人散去了,回到原本的村子,重建自己的家園。
  然後,緋妍把自己所聽到的事情,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訴赤璉、夜璃和熾翡等人。
  夜璃知道之後,臉色一暗,殺氣竄出,反射性就往門外走去,一副就是去尋仇的樣子。
  赤璉在得知造成自己的孩子離去的主因後,第一個反應就是阻止,氣得想去找某人算帳的夜璃。
  族長和族長夫人陷入沉思狀態,而熾翡則是被緋妍所說的事所打擊,陷入逃避現實的石化狀態。
  「咳,夜璃冷靜點」回過神的族長喊住了夜璃,然後轉頭對緋妍說:「孩子,去把朱鳳帶來,先把事情問清楚,再發火也不遲。」


  幾分鐘後,緋妍領著朱鳳過來了,然後門在他們進來後,就關上、上鎖,還順便張了結界防止偷聽。
  「咳!」族長清清喉嚨,重述了一遍緋妍之前說過的事,並詢問朱鳳是否為真。
  令人意外的是─朱鳳毫不在乎的承認了,完全沒有犯錯的知覺,彷彿死去的只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。
  「……你!」夜璃耐不住怒火,抓著朱鳳的衣領,低吼著「你厭惡我就算了,但孩子們是哪裡惹到你了!」
  「說話啊!墨和燄到底哪裡錯了!」
  朱鳳沒說話,用輕蔑的眼神看著夜璃,然後舉起手,大力拍開夜璃的手。
  「那兩個小雜種死了正好,火鳳族不需要那種混血的雜種」朱鳳冷笑,完全不把夜璃看在眼裡「至於你……*血統的叛徒,何不快點去死一死?我是你的話,早就自我了斷了,省的活著丟人現眼。」
  「啪─!」話聲剛落,朱鳳就被甩了一巴掌,而動手的人是─赤璉。
  「小叔,你……」朱鳳難以自信地看著,眼前擋在夜璃前面的赤璉,剛要開口,卻……
  「住口!」赤璉厲聲喝道,臉色十分難看。
  「我是你大嫂,你怎麼隨便打人啊!」
  「閉嘴!我沒你這種蛇蠍心腸的大嫂!膽敢在侮辱我的妻女,我就殺了妳!」警告完之後,赤璉背過身,安慰已經泣不成聲的妻子。
  「爹!幫媳婦勸勸小叔啦!」朱鳳一看講不通,轉頭求助公婆。
  「哼!我家可沒你這種沒血沒淚的媳婦兒!」族長沒發話,一旁的族長夫人倒是開口了。
  「夫君─」接連被斥罵的朱鳳,轉而求助自己的丈夫,但情況卻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  「我真是看錯你了……」熾翡冷冷地看著朱鳳,厭惡、悔恨表露無遺。
  熾翡別過頭,不肯再看他一眼,然後解開結界,喚來侍衛,下令要他們把朱鳳關押。
  接到命令時,兩個侍衛還一頭霧水,但一看到某兩位大人的殺人眼刀,瞬間直冒冷汗,立刻不由分說地把人給帶下去了。
  「抱歉,早知道會這樣,我不該娶她的。」
  「大哥,這不是你的錯,我們也沒想到會這樣。」赤璉扶起夜璃。
  「爸、媽,我們先回去照顧燄了。」說完之後,赤璉和夜璃就一起離開房間。
  在知道真相之後,就算赤璉和夜璃在怎麼心痛,也無法去苛責對方,因為……現在內心最痛苦的人還是大哥熾翡,畢竟下毒手的人在怎麼樣,也是他曾經深愛過的妻子。


  之後,朱鳳被以品行不良為由,而被熾翡休妻,雖然娘家那邊的人為此非常不滿,但因為後面接著就是訴訟,讓他們不得不禁聲。
  因為情節重大,所以為了避免判決不公,而公開審問,進而整件事鬧的全族皆知。
  那場官司打到最後,朱鳳被判驅逐出境,並剝奪其*鳳凰之名和能力,雖然在宣讀判決的時候,有人抗議罰得太重了,但是在挨了一臉陰沉的赤璉的眼刀後,通通噤若寒蟬。
  畢竟赤璉是族長的兒子兼左右手,這次還是以受害者身分出庭,所以還是不要太白目去捋虎鬚好了。
  至於那些當日處在同一室的人,也就是朱鳳的閨密,也沒逃過責罰,被以知情不報,處以禁閉和罰款,順帶還被狠狠地罵了一頓。








碎碎念

*夜璃是黑鳳凰,其父母有一人為地獄鷹的後代,一人為火鳳凰,為異族混血,所以才被說是血統的叛徒
*被迫改名,然後被下了無法解除的禁制,不得以火鳳凰的原型出現,原本的種族天賦一蓋收回,變成比一般火精在好一點點的神怪,一般來說不會有人蠢到會去觸犯禁忌啦,畢竟遇到這種處罰,還不如直接判死刑,省的活受罪


久違的更新
因為卡在狐來太久了,所以這邊就放置了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壹拾陸、 喪禮 | 主頁 | 妖道仙道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