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壹拾陸、 喪禮


  在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,燄媓倒是睡的很沉,彷彿外面的事都與他無關,但是,這倒讓雙親有些擔憂。
  所幸,再請來大夫看過後,被告知─只是因為一時的脫力而暫時昏睡,等恢復後就會醒來了。
  「燄呢?」
  「還在睡。」夜璃揉揉太陽穴,顯得有些疲憊,畢竟這些天,都是夜璃在照顧燄媓的。
  「事情怎樣了?」夜璃打了個哈欠,問。
  「快結束了」赤璉看了夜璃一眼,說:「你先去睡一下吧,晚一點在換班,反正外頭也沒事了。」
  「恩」夜璃應了一聲,便走回房間補眠。

  過了一會,赤璉到房裡看看燄媓,卻發現燄媓不知何時醒來了,一個人呆坐在床上。
  「燄?」赤璉走過去,坐在床上。
  燄媓聽到叫喚,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,但整個人還是有點精神渙散。
  「燄,怎麼了?」赤璉把燄媓抱過來,讓人坐在自己腿上。
  「爸爸……」燄媓揪著赤璉的衣服,整個人靠在赤璉身上。
  「怎麼了?做惡夢了?」
  「恩,夢到哥哥不見了……」
  赤璉嘆了口氣,輕拍燄媓,緩緩地說;「墨……的確不在了。」
  「不要、我不要!嗚……」燄媓說著說著,眼淚就掉了下來,然後從啜泣變成嚎啕大哭。
  赤璉只是輕拍著燄媓,沒有阻止,直到燄媓哭累了,音量逐漸減落弱,才把人哄睡。

  自從燄媓醒來之後,笑容就消失了,但並不是表示不會笑,而是現在的笑容就像面具一般虛假,不是之前那種─發自內心、令人會感染其情緒的快樂的笑容。
  當身體恢復後,燄媓變得更安靜,甚至抗拒跟其他孩子同處一室,也常常一個人看著天空發呆。


  在這之後,是一個簡單而低調的葬禮。
  在喪禮上,燄媓褪下拿回來的手鍊,輕輕拉開墨琰冰冷的手,然後讓他的雙手覆蓋在手鍊上,又看著墨琰的臉良久,才退回父母身邊。
  看著燄媓的動作,夜璃原本想要開口說些甚麼,不過卻被赤璉給制止了,夜璃瞄了赤璉一眼,大概明白些甚麼,也就停止動作了。
  一直到結束的時候,燄媓在其間並沒有甚麼太大的反應,但是,在離開墓地的時候,卻一個人不見了。
  獨自一人脫離人群後,燄媓臉上的表情就垮下來了,一個人在樹林裡邊走邊哭,在不知不覺間,就走到了以往跟嵐碰面的地方。

  嵐正躲在樹叢裡,心想著是要在這等一會,還是離開,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,對面的草叢發出聲響。
  「嗚……」燄媓一邊揉著眼睛,一邊從樹叢後面出來。
  嵐看這情景,覺得有點奇怪,因為少了一個人,而且燄媓在哭,雖然覺得有些疑問,但嵐還是從藏身的地方出來,跑了過去。
  「怎麼辦?只剩我一個了?」
  「咦?」嵐滿頭問號,聽不懂燄媓在說甚麼。
  看到燄媓難過的樣子,嵐蹭蹭他,想安慰他,卻沒想到對方就直接把狼抱住,害嵐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。
  「怎麼了?發生了甚麼事?是不是有人欺負你?」嵐任由燄媓抱著自己,然後開口問。
  「哥、哥哥不在了,只剩我一個,我該怎麼辦?」燄媓一邊啜泣一邊斷斷續續的說。
  聽完之後,嵐愣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回神,雖然很想問些問題,但現在似乎不是時候。
 有些疑惑的嵐試圖安慰燄媓,結果對方反而哭得更厲害,嵐有點無奈,只能輕輕挪動一下身體,換個姿勢給燄媓做抱枕。

  在燄媓哭到睡著之後,嵐陪在她身邊……甚麼事也沒法做,不過,嵐倒是發現了燄媓身上少了一樣東西。
  正當嵐努力回想的時候,樹叢又一陣抖動,吸引了嵐的注意。
  「真是的……居然跑到這裡來了。」
  「……」嵐沒有說話,好奇的看著對方。
  「嗯?」夜璃注意到視線,抬頭就跟嵐對上視線。
  嵐眨眨眼睛,繼續望著對方,不發一語。
  「原來這孩子會跑到這,是因為你阿」夜璃伸出手,摸摸嵐的頭,然後說:「我是他的母親夜璃,小燄平常受你照顧了。」
  嵐有些驚訝,原來之前的事,對方都知道,然後夜璃伸出手把燄媓的手鬆開,然後把她抱在懷裡。
  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」嵐終究還是開口問了。
  「小燄沒說嗎?」
  「我沒問,因為怕她又難過。」
  「……好吧,我說。」夜璃坐下來,將所有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。
  當嵐明白事情的經過之後,終於知道燄媓當時說的話所代表的意思了。
  夜璃離開前,向嵐發出邀請,邀他一起回去,而嵐在考慮過後也答應了,於是,兩人一狼便一同回到村莊。









碎碎念

恩....就這樣吧
AV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混水摸魚 | 主頁 | 壹拾伍、 結束之後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