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町屋事件 中



  『身體狀況……無大礙』南宮站在走廊上,脫下手套,然後毫無意外地看見手背浮現出蛇鱗的紋路。
  「嘖,因為鬼氣的關係嗎……」偶然發現鏡子,發現鏡中的自己跟平常不一樣,開始出現蛇妖的特徵。
  「算了,反正不是第一次了,現在這樣反而好辦事。」不知何時,周圍瀰漫著一層薄博的黑霧,南宮哼了一聲,絲毫不以為意。

  在這間黑霧瀰漫的屋子裡,完全沒有時間感,根本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,不過,在當南宮聽到細微的呻吟聲,而尋聲找去,發現受害的屋主的時候,附近傳出了哭泣聲。

  聲音忽遠忽近的,讓人捉摸不清,南宮直接忽視不管,直接在那個房間翻箱倒櫃,找出能利用的東西,先幫膝蓋以下血肉模糊的屋主止血,不然到最後,對方肯定是躺著出去的。
  「嗚……我好恨─」
  南宮挑眉,沒有理會。
  「咿呀,我好恨、我好恨、我好恨、我好恨呀…」帶著哭聲的聲音由遠變近。
  南宮很明顯感覺到受害的屋主身體一僵,然後身體抖得跟篩子一樣。
  「自己作孽,要自己負責阿……」嘆了口氣,南宮還是把屋主拖去藏起來。
  「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……」聲音已經近在咫尺了。
  「甚麼為什麼?」南宮回問了一句。
  「呼─!」風聲呼嘯而過,南宮下意識的偏了一下身體,轉頭一看,發現身後的牆出現抓痕。
  「麻煩有事用講的,別動手不動口,好‧嗎?」
  「呀─為什麼要背叛我?為什麼要離開我?我真的好恨呀、我真的好恨呀……」伴隨著黑霧,兇手總算露面了。
  南宮看著對方,頭上冒出了鬼角,面目猙獰的裹著黑霧,離變成惡鬼只差一步了。
  「不管發生了甚麼事,有必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嗎?」
  「我恨阿─!」女鬼尖叫,嘶吼著自己的不甘,咆嘯自己心中怨恨。
  「對方始亂終棄嗎?」
  「我好恨阿─!為什麼要背叛我?為什麼要離開?我明明那麼愛你,卻換來你的無情無義……我好恨、我好恨、我好恨、我好恨呀─」
  『戳到痛處了嗎?』南宮默默地想著,同時避過了對方的攻擊,拔刀斬斷變得過於濃稠的黑霧。
  「冷靜點!」
  「那你還執著於他幹嘛?」
  「我恨他!我恨全天下的男人!」女鬼嘶吼著。
  「男人都一個樣!都是負心漢,沒一個能信!你也一樣!」說著,女鬼朝南宮抓去。
  「別一竿子打翻所有人,好嗎?」南宮表示她才不是這種人,用刀背架住對方的爪子。
  「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……你怎麼可能理解我的心情!」
  接下來,就反覆重複類似於上面的對話和攻擊,而南宮冷靜地將攻擊擋回去,順口勸了對方幾句。
  過了一段時間後,對於對方有點跳針的思考模式,南宮有點不解,不過他倒是明白了一件事。

  「你的心情我能理解……」南宮漾起一抹苦笑。
  「不可能!你騙人!阿阿─一定是這樣的……男人說的話都不能信阿─」
  「不,我真的理解」南宮垂下刀,眼中閃過一絲痛苦「因為我也有跟你類似的遭遇。」
  「不可能!」女鬼被南宮的話衝擊到,稍稍恢復了一些理智。
  「我問你,在你眼裡我是甚麼樣子?」
  「……男人」
  「然後呢?」
  「不是人……」
  「對,我不完全是人」南宮苦笑「我曾經也有過心儀的對象,是軍中的同袍,但在一次任務中,我不惜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只為了保護她……」
  「……然後呢?」
  「但我在她眼中看到恐懼,還有厭惡……之後,他就投入別人的懷抱,並且……開始有謠言傳出」南宮頓了一下,接著說:「是不利於我的謠言。」
  「雖然之後證實沒有這回事,但……傷害已經造成了」南宮笑了笑,緩緩地說:「別為了一件事,把自己弄成這樣,那不值得,會有人為你傷心的。」
  「真……真的嗎?」女鬼的怨氣漸漸退去「真的會有人為我傷心?」
  「會有的。」眼看快要把人勸回來了,南宮在心裡鬆了口氣。



<下集待續>←喂
妖夜綺談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町屋事件 下 | 主頁 | 町屋事件 上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