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異聞─預言?

  南宮早上起床的時候,琥珀在窗台上發現一封信,於是就叼過去給漱洗完的南宮看。
  琥珀伸出爪子抓抓南宮的褲管,好讓南宮注意到他。
  「嗯?」南宮低下頭,看到琥珀咬著一個信封。
  「這是……」蹲下,伸手拿過信封「哪來的?」
  「喵!」琥珀以跳上窗台作為回答。
  「外面送來的?」
  「喵!」
  「……」雖然很想知道到底是誰送來的,不過,南宮看了看窗外,沒發現甚麼奇怪的地方,而手上就只有一封非常普通的信,一點奇怪的地方都沒有。
  『算了,先看看信的內容吧。』南宮拆開信封,抽出裡面的信紙。
  看完信之後,南宮的表情有點微妙。
  「這算是……預言嗎?」南宮看著信紙,皺著眉頭,有點不解。
  思考了一下,南宮把信貼身收在身上,就帶著琥珀離開房間。


  在處理文件時,南宮一直在思考信上的內容,並且有種怪異的感覺,雖然一心二用,但手上的筆速一直沒有慢下來過。
  「……」南宮看看時鐘,放下筆「去看看好了。」
  整理好文件,該發送的發送,要歸檔的歸檔,然後,南宮就離開軍寮了。

  走在街上,南宮一連走過好幾個街區,然後再走到街角的時候,一個身影從街口猛然出現,恰好跟他撞個正著。
  「沒事吧?」南宮反應很快地穩住身體,扶住對方,才沒兩個人一起摔倒。
  「不好意思,我趕時間」女子匆匆道歉,神色有些著急「還有,謝謝。」
  說完,對方在南宮開口前,就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  「……」南宮沉默了一下,覺得這畫面有點似曾相似,過了一會,才想起那封信。
  「怪不然……想說怎麼這麼眼熟……」南宮嘟噥幾聲,繼續往前走,沒把剛剛的事放在心上。

  本來南宮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,想說只不過是巧合罷了,所以一點也不在意。
  但,沒想到,下午的時候,又碰到了。
  「阿,先生,真巧,又碰面了。」
  「恩」南宮點點頭表示回應,不過內心其實還蠻驚訝又碰到同一個人。
  「那個……厄除先生,能拜託您一件事嗎?」
  「甚麼事?」
  「能幫我保管這隻懷錶嗎?我之後會來跟您取回的。」
  「那如果沒來呢?」
  「那……懷錶就歸先生您的吧。」
  「這……不好吧?」南宮推辭。
  「沒關係的。」
  在對方的堅持之下,南宮最後還是收下了懷錶。

  在這之後,南宮就沒再看到對方了。
  因為那時,南宮想起信裡的最後一段,所以就到火車會經過的地方看看,但是,直到傍晚,也沒再看見對方。
  看看天色,南宮也放棄了在現場找人的念頭,誰知道未來會不會改變,說不定隔個幾天,對方就會來跟自己拿回懷錶了。
妖夜綺談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楔子 | 主頁 | 異聞─又見迷宮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