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第一章 母親


  自從風翼有記憶以來,家裡就只有他、姊姊和母親三個人,雖然在剛出生時,對父親有個模糊的印象,但是,在這之後,卻是連見都沒見過。
  「娘,為什麼爹不在家?」風翼不止一次詢問母親,但瓏月不是轉移話題,就是顧左右而言他,就是沒有正面為他解答。
  「跟娘一起不好嗎?為什麼要提起那個人?」瓏月摸摸孩子的頭,第一次回應了風翼的疑問。
  「娘很好,可是……」風翼低下頭,努力想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  看見風翼一臉糾結,瓏月忍不住笑了,彎下腰抱起兒子,親親他的臉蛋。
  「小傻瓜,娘就算一個人,也能保護好你們兩個的,那個人不再也無所謂。」瓏月說到最後一句時,有點咬牙切齒,顯然對「那個人」十分厭惡,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,並沒有詆毀他的打算,畢竟對方也是自己曾經愛過的丈夫。
  「……」風翼抱住母親,抬頭認真的說:「娘,不要難過,以後換我保護娘跟姊姊。」
  瓏月摸摸風翼的頭,將兒子放下,喊了待在其他房間的夜月,牽起他們的手,走出家門。
  「走吧,一起去山上採藥。」




  當初把自家相公踹出門後,瓏月就沒有動過再嫁的念頭,一個人帶著一雙兒女,輾轉在一個個城市、村鎮間遷居,一點一點將孩子拉拔成人。
  畢竟狐妖的血統擺在那,讓歲月無法在瓏月身上留下痕跡,所以,一家人無法在一個地方久留,不然就會引禍上門。
  遷徙的日子雖然辛苦,母子三人卻甘之如飴,不管日子如何,能快樂的度過每一天總是好的。
  但是,最終身分還是被拆穿了,因為在搬家的途中,遭遇的山賊,在不得不出手的情況下,瓏月還是出手了,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。

  當時,現場還有其他的旅客,但因為抵擋山賊的緣故,多少都受了點傷。
  瓏月看在眼裡,只是嘆了口氣,要風翼和夜月搬出藥箱,同時自己也去換下沾染了鮮血的衣裳。
  然而,其他人對於瓏月的一舉一動充滿戒備,生怕對方下一刻就大開殺戒,就像對付那群匪徒一樣。
  出乎意料的事,瓏月並沒有做出他們所想的那些舉動,而是很有耐心的清理他們身上的傷,並上藥包紮。
  「你這是……」
  「我都當了多少年的大夫了,無法對傷者見死不救」瓏月淡淡的說:「再說,我也不想做無謂的殺生,況且這有礙於我修練。」
  直到最後一人的傷處理好後,瓏月才收拾好東西,帶著兩個孩子離開,並在中途換了一條路線,更改最後的目的地。
  不過,讓瓏月意外的是之後發現有人在探聽自己的消息,仔細一問,這才得知當日那些人中,有人出重金尋訪他的消息,說是要答謝救命之恩。
  在詳細調查後,瓏月才知道自己有了醫仙這個稱呼,聽說還有幾個人立了像,早晚三柱清香供奉,讓他有點哭笑不得。
  不過這樣也好,被當作活神仙,也比被當成妖怪,惹來殺身之禍要來的好,不得不說那幾個人的品行不錯,不指望報恩,但至少不會恩將仇報。
月狐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上 | 主頁 | 楔子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