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上

是夜,在夕顏關上藥坊,回到里屋之後,收到了來自神社的傳訊。
拿著紙,看著右下角屬於爺爺的花押,夕顏嘆了口氣,向廚房要了一份素齋,作為晚餐草草用過,就回房去了。

一進房,夕顏打開壁櫥,捧出了一個木盒,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,然後,便在坐墊上坐下,沉澱自己的思緒,順便消食。
一會之後,夕顏睜開眼,望了望窗外的天色,確認了時間,便拿了換洗的衣物,前去沐浴。
沒多久,夕顏就頂著一身的熱氣回到房間,待水氣消退後,便打開放在桌上的木盒。
盒子裡放著一套摺疊整齊的服裝,上方放著一個黑底銀紋的狐狸面具,夕顏拿出面具放在一邊,然後取出衣服,抖開穿上繁複的衣袍。
整理完服裝之後,夕言拿起面具戴上,剎時間,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,原本溫和的氣質變得冷冽。
穿戴好之後,夕顏點起了薰香,盤腿打坐,等待神社那邊的通知。


「哒、哒」窗戶被敲出聲響,讓夕顏張開眼看過去。
「時間到了嗎?」
打開窗戶,窗外的鳥就頭也不回地飛往神社去了,夕顏見狀,翻出窗外,足下清點,凌空追了過去。
「來了?」到達神社後面的樹林,響起了一道淡漠的嗓音。
「爺爺」夕顏走出樹林,看到背對著自己的銀白身影。
「朔,今晚你在家裡守著,別讓人闖進來了」藥師交代另外一個人,接著看向夕顏「夕,今晚去醫院,知道該怎麼做吧。」
「明白」
「今晚註定不會太平靜」眺望山下的燈火,藥師在面具底下的雙眼瞇起來「厄除知曉了醫院的事,別跟他們起了衝突,不然的話……」
「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。」藥師停頓了一下,加重語氣,作為警告。
「是,我會小心的。」
得到了夕顏的回答,藥師沒有回應,轉身離開,披在身上薄紗因為動作飛揚起來,如同飛鳥一般,同時也遮擋了夕顏的視線。
當夕顏再度凝神細看時,藥師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了。
「一切小心為上,雖然你並不是夜晚出生的孩子,卻繼承了父親的能力,好好保護自己,切勿為了一時的心軟,而留下日後的禍害。」朔夜拍拍夕顏的肩膀,給出了警告和叮嚀。
「叔公,夕顏明白」夕顏摸摸臉上的面具,十分明白朔夜的意思「那我也該出發了。」
「恩,早去早回。」
對話結束後,夕顏也轉身離開了神社。


順著屋脊一陸飛躍的同時,夕顏也隱藏了自己的身形,轉眼間,人就到達了帝都最大的醫院附近。
沿著醫院繞了一圈,夕顏找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地方,潛入醫院。
進入醫院之後,夕顏放出妖力,探詢整間醫院的情況。
『這……該說是這間醫院大呢?還是風水不好呢?怎麼迷失的亡魂比在墓地看到的還要多……』夕顏收回妖力,默默地吐槽。
抱怨歸抱怨,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,畢竟這次來醫院,是來引導亡魂前往黃泉的,另外也要梳理一下醫院的氣,省得隔一陣子又冒出新的怪談。
在醫院折騰了好一段時間,途中也有碰到厄除,夕顏都提早發現,而早早避開,但當他到達三樓的時候,卻發現了不對勁。

夕顏瞇起雙眼,看向走廊的盡頭,那裏擺了一面鏡子。
隨著夕顏的靠近,鏡中除了自己的倒影外,還有一個黑影,並隨著距離的縮短,而變大。
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黑影後,夕顏轉頭看看身後,發現後面空無一物,頓時提高警覺,一人一鏡陷入對峙狀態。
妖夜綺談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下 | 主頁 | 第一章 母親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