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下

在稍早之前,南宮因為收到消息而來到醫院,並在夕顏碰到鏡子之前,到達了三樓走廊,還很倒楣了觸發一個效果,被困在以鏡子為媒介所製造的空間裡。
「嘖,最近太過安逸了嗎?」
因為發現鏡中一閃而逝的黑影,而過來查看南宮,在不知不覺間就被困住了,等察覺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。
在發現自己被困住時,南宮生氣歸生氣,但還是很冷靜查看了四周,發現跟剛剛所在的地方左右相反,而且鏡子也無法映照出自己的身影。
「所以現在是在鏡子裡面嗎?」南宮自言自語道,同時放出藏在影子裡面的式神,探查現在所在的空間。
「嘶~」
「我知道,銀柳」南宮用手指摸摸蛇的頭,低聲地說「我會冷靜的。」


一會之後,式神回來了,卻沒有任何收穫,在找不到線索情形下,南宮只好回去研究鏡子。
這時,南宮發現鏡子裡出現了黑影。
「怎麼回事?剛剛明明甚麼東西也沒有的……」南宮帶著手套的手碰觸了鏡面,卻甚麼事也沒發生。
「嘶─」趴在南宮肩上的銀柳突然發現了些甚麼,抬起頭碰了碰南宮。
「怎麼了?」南宮收回手,側著頭問。
銀柳用尾尖將南宮帶著的護身符從衣領內勾出來,作為回答。
南宮捧起鍊墜,發現護身符正發出微微的光亮,楞了一下之後,便迅速回想當初拿到護身符時所得知的一切。
「……難道是夕顏或藥師爺爺在附近嗎?」排除掉不可能的因素之後,南宮有點難以置信。

此時此刻,面對鏡子的夕顏有種奇怪的熟悉感。
『認識的人……嗎?』不太確定,但是夕顏有種不好的預感,開始凝聚自己的力量。
鏡中的南宮思索了一下,決定賭賭看,不然誰知道,困在這個空間會不會有不好的影響。
閉上眼再睜開後,南宮的雙眼化為蛇瞳,脫下手套的手五指併攏,裹著妖氣,直襲鏡面。
同一時間,夕顏同樣出手攻擊,兩人絲毫不差,攻擊同時命中鏡面。
「啪!」隨著鏡面的裂紋往外擴張,南宮所處的空間也變得不穩。
南宮一發現,馬上毫不猶豫的繼續攻擊,打破了困住他的空間,另外,外頭的夕顏在鏡面破碎的時候,察覺了殺氣而往後跳開,恰巧閃過了空間破碎,所帶來的衝擊。

當南宮一出現在走廊上,一抬頭就跟夕顏四目交接。
「……夕─」南宮遲疑的開口,但下一秒就被其他的動靜打斷。
從破碎的鏡中撲出一道黑影,南宮驚訝之餘,側身閃過,而夕顏在一驚之下,下意識放出妖力阻攔。
結果,黑影就被南宮緊追在後的飛刀給釘在牆上了。
因為兩人弄出來的動靜太大,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,¬¬¬¬夕顏回頭看了盡頭的樓梯口一眼,就直接打開窗戶,跳了出去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被留在走廊上的南宮看著窗外,神色有點複雜,一會之後,才走向正在不斷扭動掙扎的黑影那。
「……南宮少尉?」
「恩」南宮應了一聲,直起身看向同袍那。
「呃……請問這是怎麼回事?」
「妖怪作祟」南宮揚手示意手上一個玻璃瓶,裡面關了一個黑乎乎的玩藝兒「附在鏡子上,把鏡面打碎了才逼出來。」
最後,南宮跟其他人交代了事情的始末,對於夕顏的事則隻字未提。
妖夜綺談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第二章 回鄉 | 主頁 | 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上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