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羽之森

第二章 回鄉


  轉眼過了好幾年,平穩的日子一天接一天的過,瓏月突然想起自己遠在千里的故鄉。
  這麼一想,就勾起了瓏月的鄉愁,同時算算時間,這地方似乎也不能再待了,遲了些離開,說不定就會有冤家找上門了。
  打定主意之後,瓏月喚來兩個孩子,告訴他們幾天之後,要離開這裡,回去故鄉。

繼續閲讀
月狐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下

在稍早之前,南宮因為收到消息而來到醫院,並在夕顏碰到鏡子之前,到達了三樓走廊,還很倒楣了觸發一個效果,被困在以鏡子為媒介所製造的空間裡。
「嘖,最近太過安逸了嗎?」
因為發現鏡中一閃而逝的黑影,而過來查看南宮,在不知不覺間就被困住了,等察覺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。
在發現自己被困住時,南宮生氣歸生氣,但還是很冷靜查看了四周,發現跟剛剛所在的地方左右相反,而且鏡子也無法映照出自己的身影。
「所以現在是在鏡子裡面嗎?」南宮自言自語道,同時放出藏在影子裡面的式神,探查現在所在的空間。
「嘶~」
「我知道,銀柳」南宮用手指摸摸蛇的頭,低聲地說「我會冷靜的。」

繼續閲讀
妖夜綺談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異聞事件 十八夜 上

是夜,在夕顏關上藥坊,回到里屋之後,收到了來自神社的傳訊。
拿著紙,看著右下角屬於爺爺的花押,夕顏嘆了口氣,向廚房要了一份素齋,作為晚餐草草用過,就回房去了。

一進房,夕顏打開壁櫥,捧出了一個木盒,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,然後,便在坐墊上坐下,沉澱自己的思緒,順便消食。
一會之後,夕顏睜開眼,望了望窗外的天色,確認了時間,便拿了換洗的衣物,前去沐浴。
沒多久,夕顏就頂著一身的熱氣回到房間,待水氣消退後,便打開放在桌上的木盒。
盒子裡放著一套摺疊整齊的服裝,上方放著一個黑底銀紋的狐狸面具,夕顏拿出面具放在一邊,然後取出衣服,抖開穿上繁複的衣袍。
整理完服裝之後,夕言拿起面具戴上,剎時間,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,原本溫和的氣質變得冷冽。
穿戴好之後,夕顏點起了薰香,盤腿打坐,等待神社那邊的通知。

繼續閲讀
妖夜綺談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第一章 母親


  自從風翼有記憶以來,家裡就只有他、姊姊和母親三個人,雖然在剛出生時,對父親有個模糊的印象,但是,在這之後,卻是連見都沒見過。
  「娘,為什麼爹不在家?」風翼不止一次詢問母親,但瓏月不是轉移話題,就是顧左右而言他,就是沒有正面為他解答。
  「跟娘一起不好嗎?為什麼要提起那個人?」瓏月摸摸孩子的頭,第一次回應了風翼的疑問。
  「娘很好,可是……」風翼低下頭,努力想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  看見風翼一臉糾結,瓏月忍不住笑了,彎下腰抱起兒子,親親他的臉蛋。
  「小傻瓜,娘就算一個人,也能保護好你們兩個的,那個人不再也無所謂。」瓏月說到最後一句時,有點咬牙切齒,顯然對「那個人」十分厭惡,但是看在孩子的份上,並沒有詆毀他的打算,畢竟對方也是自己曾經愛過的丈夫。
  「……」風翼抱住母親,抬頭認真的說:「娘,不要難過,以後換我保護娘跟姊姊。」
  瓏月摸摸風翼的頭,將兒子放下,喊了待在其他房間的夜月,牽起他們的手,走出家門。
  「走吧,一起去山上採藥。」


繼續閲讀
月狐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
楔子


  風翼坐在院子涼亭,輕撫眼前的古琴,一臉若有所思。
  身為九尾天狐的他至今度過了多少年頭,多少的歲月,也記不清,數不清了,只記得一些回憶,以及漫長的歲月中,來來去去的朋友。
  嘆了口氣,風翼抬頭望著月亮,想起很久很久以前,母親和姐姐尚在的時候,並深深的懷念著。
  「夫君在想甚麼?」一個裊娜的身影端著茶水,走進了涼亭
  「在想家。」
  「這不就是家了嗎?」把茶放到桌上,在風翼旁邊落座。
  「雪,有你跟孩子們在,就是。」
  「那剛剛是在想哪個?」
  「很久以前的那個……」
  聽出弦外之音的雪,沒說甚麼,輕輕地靠在風翼身上,想告訴他並不是孤身一人。


繼續閲讀
月狐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上一頁| 主頁 |下一頁>>